精华区 [关闭][返回]

当前位置:网易精华区>>讨论区精华>>人文艺术>>● 宗教信仰>>网络文集>>个人文集>>一知半解文集>>初悟《六祖坛经》系列>>功德和福德——初悟《六祖坛经》(28)

主题:功德和福德——初悟《六祖坛经》(28)
发信人: ybzj(一知半解)
整理人: yanboguang(2002-07-21 00:01:45), 站内信件
功德和福德——初悟《六祖坛经》(28)

☆☆☆个人意见☆☆☆


决疑品第三
   
[问曰:弟子闻和尚说法,实不可思议。今有少疑,愿大慈悲,特为解说。
   师曰:有疑即问,吾当为说。]
闻经、闻得大善知识说法,当下见性就不会再有生疑。
如有生疑就当解疑,因为所以会生疑,是所蒙蔽所在的地方,正是愚的所在了。
去愚得智,去疑得悟。把疑变悟,正是把烦恼变菩提。
所以有“小疑小悟,大疑大悟,不疑不悟”的说法了。六祖大师说:你有什么疑问就马上问。我就为你说。
这当下就问,不要等,一有疑惑就问,不要越积越多,就象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要到积攒难返的时候就后悔不及了。

   [韦公曰:和尚所说,可不是达摩大师宗旨乎?
   师曰:是。]
问六祖大师所传是不是达摩大师从上传下的法门。怎么会这么问呢?
是不是不信呢?不是的,这是反问的话,其实所问的不是所疑的。只是开头话罢了。

   [公曰:弟子闻达摩初化梁武帝,帝问云:朕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设斋,有何
功德?达摩言:实无功德。弟子未达此理,愿和尚为说。]
这才是真正的疑惑的关键,怎么做了这么多的好事,布施的事,怎么就无功德?
正如当时,和尚们多是只做福田,认为那就是成佛之道了。
正如现在又是有人认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就要做些好事,做些有功德的事来赎罪。要不就是时时上庙里拜拜佛像,添添香油等等就是成佛之道了。
这些和梁武帝所做的实是少得很了。但这些都是无有功德的。怎么回事?

   [师曰:实无功德。勿疑先圣之言。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造寺度僧,布施设
斋,名为求福,不可将福便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
六祖大师说:是没有功德啊。不要怀疑先圣的话。武帝心邪,这里说的心邪,是心不正为邪,就是不知正法,就是邪。大师说武帝做的可以说是求福罢了。不可以说的功德。
求福报不是做功德,所谓功德在法身中,法身是#指佛的自性真身。又称法身佛,#
不是修福可得的。

   [ 师又曰: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名为功德。]
六祖更加清楚解说功德:所谓功,见性是功,所谓德,平等是德。平等#指佛法僧三宝,及心佛众生等法,在本质上并无差别。#就是说要见真我清净本性。这才是功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可名功德。

    [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不离自性是
功,应用无染是德。若觅功德法身,但依此作,是真功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
不轻,常行普敬。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
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
六祖怕我等不识自性妙用,所以把清净之心的外相也说得清楚出来。
只要你做到了,就是可以了。还把什么是无功,什么是无德,也说得很是清楚。这里要注意的是“吾我自大”。

  [善知识,念念无间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
修性就是修清净本我之本性。修身就是修我等肉身。

  [善知识,功德须自性内见,不是布施供养之所求也。是以福德与功德别,武
帝不识真理,非我祖师有过。]
功德是自性中见,不是布施供养可以求得的。布施供养所求是福德,不是功德。武帝不知道,所以把福德认为是功德,所以达摩祖师说:武帝无功德。

这里说得很清楚了,再说一下,布施好了。
#布施之本义,原为以衣食等物施与大德及贫穷者。至大乘时代又加上法施、无畏施二者,而扩大布施的意义。并谓财施、法施、无畏施是行菩萨道者必修的布施行。#
#其中法施之功德较财施为大。#所以可以说武帝的布施是财布施,可以说是很少很少的了。
又有我执,想要达摩祖师说他的功德很大,认为自己很了不起。
所以说武帝无功德是不为过的。所做的只是善行得福德,福德在《金刚经》中有很好的解说。


(待续……)

释:

齋畢,韋刺史恭敬地請六祖大師升法座,他代表一般老百姓來請法。他很恭敬嚴肅鄭重其事而啟問:「弟子我聽聞和尚說法,真不可思議。現在我心中有些小疑問,請大師大發慈悲,特地為我解說。」
六祖大師說:「好啊!你有什麼疑難的間題可即詢問,我定為你解說。」
「公」是寫六祖壇經者,因尊敬韋刺史是位大官,所以叫公,中文此公字是最恭敬人的。當我的徒弟到台灣受戒時,見到老資格的比丘都尊稱為「公」。你「公」一聲他就很高興,若不如此,他就覺得新戒都不恭敬他。
韋刺史問:「和尚您所說的法,是不是和達摩大師所說的道理一樣呢?」
大師答曰:「是啊!我是講達摩大師以心印心,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法門。」
韋刺史說:「弟子聞達摩祖師最初從廣州到南京,度化梁武帝時,武帝問:『我一生興建寺廟度很多和尚出家,(那時皇帝最歡迎人出家,所有飲食住處他都供養,且皇帝恭敬你向你叩頭,你看這有多好啊!)且又以國財布施窮人,供僧打齋供眾,我這有什麼功德呢?』」
你要知道梁武帝他是什麼都要做第一,所以當他見到達摩祖師時,他不求了生脫死之法,而要達摩祖師讚歎他給他戴高帽子。他唯恐祖師不知他的功德——造寺度僧、布施設齋,於是他就自我介紹,說我在此地彼地造很多廟,所有廟裡住著很多和尚,他們都是我一手成就而出家的,且我又廣大布施供僧。我這個皇帝和他人不同,我這個皇帝是專做好事、做功德的。你看我有什麼功德呢?你看,他不是想求法了生死,而是要炫耀自己的功德。好像某某大護法,到處對人說:「你們知道我嗎?我是護持佛教最有力量的,我所有錢都供養三寶了。」其實他去玩女人的錢比供養三寶多出幾千萬倍,但那卻不講,而只說他供養三寶,連玩女人的錢也都說供養三寶。唉!你說這顛倒不顛倒?這是真的,有人去花天酒地用了多少錢他不講,但若只供養一塊錢給三寶就到處宣揚。這些人必是梁武帝的徒弟,以為做功德後將來可以做皇帝。
達摩祖師聽梁武帝這樣地自我陶醉、自我介紹、自我炫耀功德、自我賣廣告。但因達摩祖師是位聖人,他怎會說些拍馬屁的話呢!若是普通人一聽皇帝這樣講,就忙答說你有功德啊!你的功德是舉世無雙的。但達摩是位祖師,他怎會有這種惡意奉承的邪心?所以就說:「沒有功德,實實在在沒有功德。」韋刺史說:「弟子我不明白這道理,乞請上人為我解說。」
六祖大師答說:「是實實在在沒有功德,你不要懷疑祖師所說的話。武帝心裡不正當,他只知沽名釣譽,他不知有正法。所謂造寺度僧、布施設齋,這是種福田,不可以將福說是功德。功德是屬於法身這方面,故修福並不是功德。」
 六祖大師又說:「什麼是功呢?見性就是功,見你本來的自性,見你本有的光明妙性。當你有了功夫,就可以見性。譬如坐禪,初而勉強,久而自然,剛打坐時覺得腿痛腰痠,但當你將腿痛降服戰勝,至腿不痛時這就是有功,腿仍痛時就沒有功。什麼叫見性呢?即見你本來的面目,但這要你自己尋找,我不能告訴你。我若告訴你了,這仍是從外邊得來的。要你自性自悟才可,可是這要由善知識來印證你是否見性,而不能自封自是國王、菩薩。像以前來的嬉皮,吃毒藥把腦袋弄昏了,便說自己是菩薩,這簡直就是魔鬼。
平等就沒有自私心,一切都平等,無私無偏,對任何人也不自私,而是平等待一切眾生,大公無私。你能大公無私,這就有德行。你若念念能不滯塞,不執著,那麼就能常見本性。就像六祖大師所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這也就是真實的妙用,這就是功德。你不在自身找反向外馳求,說你造了很多廟,度了很多和尚,布施很多貧眾,供養三寶僧人,這都是向外馳求。外邊的是福,而不是功德,當自己功德圓滿,就可像佛一樣。
你內邊心裡頭謙下不自滿,這就是功,而不是說你看我比任何人都好,你看我有多大本領,你看我比任何人都精通佛法。若不能謙下,就沒有功。故我們對任何人講話都要和氣些,不要像木頭棒子似的,一句話就將人的頭給打破了,這一句話比拿鐵棍子打人還厲害,若能謙下就沒有這不客氣的情形發生。
你內心要謙下,看別人都比我好,不要自滿,所謂「滿招損,謙受益」。好像一杯茶,倒滿了還倒那就會向外流,那是沒有用的,這叫滿招損。謙受益,謙就是客氣,那你就能得到利益。不是說你看我是最大、最第一、最聰明的。佛法不怕你不明白,就怕你不行,不明白不要緊,但不實行那是沒有用的,故外行於禮是德。
自性可建立一切萬法,一切萬法都是由我自性建立的,這就是功。你自己心的本體離開妄念邪念,這就是德。你常迴光返照,見自性常生般若的智慧,這就是功。你用般若智慧應用無方,變化無窮,且無所染著,不做不清淨的事,這便是德。因法身是由功德所成就的。你有功德法身也就有成就,假使你想建立功德和法身,就要依我所說的道理去做,這才是真功德。

 
解:

(一)法疑者,有所疑而求決定也,所疑者果何事乎,此宗旨之必先決定者也。又疑者,必先有所見而後起疑,乃在已修而有所得之時,自己不能決,遂請決定,故非精進,則疑不能啟,無從開口,是以大疑大悟,不疑不悟,此疑之美者也。又疑為六大煩惱之一,乃世俗情見之盲疑,客氣用事之誤也,佛菩薩度世,只是為人決定去疑,以眾生煩惱,疑為一切苦之因,不獨疑人,抑且自疑,至見性己,則能斷惑證真,更可為他人決疑矣。況理事不二,理可以輔事之不足。理決於因,事證於果,人未到徹了時,遇事不能自決,終不得稱為明悟。此分為定達摩大師宗旨,破疑有三,一者取有相功德,二者有依賴性,不知自決,三者未明心力之勝,遂忘見取自性,直成佛道之理,層層開釋,破其疑而引之人門也。

(二)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邪字應作迷字,迷於有相,以功德為福,正是大迷信。六祖論功德一段,完全引入心地,今為中下根人,只可如此說,若真見性人,性空即是功德,功德二字,亦屬假名,實不可得,故曰實無功德。若說無功德,則造寺度僧,布施設齋,皆自法性之所建立,又未嘗不是功德,功德不功德,只在覺不覺,覺則一切處盡是功德,以有無兩不著也,迷則雖具一切功行,仍非功德,以偏執有相而未達究竟也。執有相之最堅固者曰有我,有我則將驕於人矣,我人四相既立,又安名功德哉。故最後結論曰,功德須自性內見,不是布施供養之所求也,然亦非離布施供養而可成也,福德與功德,名別而體不異,在我識不識耳。

(三)功德意義,六祖已詳明之矣,玆再補充之曰:不著空是功,以能立善巧諸法也,經云修一切善法者,此意也。不著有是德,以德性原本空寂,了無可得,是其本相,所謂福德性者,非福德相可與比也。造寺度僧等事業,正福德相耳,倘外不廢一切度生事業,內不立度生之見,兩皆不著,則功德莊嚴矣。正不必執理以奪事,亦不必執事以忘本來耳。又德非功不顯,功非德不全,無德者,功而非功,如今之作外功者,不由自性般若中起用,往往為德不卒,故瞋念不斷,善惡之見太深,平等性智,莫由啟發。重果而不重因,事終不能徹底,或竟始善而終惡,欲求出世,豈不難哉。

(四)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二句內,性與身二字,應調換方合,以功施於外而德在內也,修身為對人,而修性則律己也。


注:本文中[]中的是《坛经》中原文。释:()中的是宣化上人《六祖法宝坛经浅释》
中的原文。解:()中是大鑑禅师法宝坛经述旨原文。##中是参《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功德】【法身】【平等】【布施】【福德】
可到这来 http://fxys.xilubbs.com/


----
《佛心医术》fxys.126.com以禅为本。

[关闭][返回]




月光软件源码下载编程文档电脑教程网站优化网址导航网络文学游戏天地生活休闲写作范文安妮宝贝站内搜索
电脑技术编程开发网络专区谈天说地情感世界游戏元素分类游戏热门游戏体育运动手机专区业余爱好影视沙龙
音乐天地数码广场教育园地科学大观古今纵横谈股论金人文艺术医学保健动漫图酷二手专区地方风情各行各业

月光软件站·版权所有